设为主页 | | 关于我们 | 会员专区
欢迎访问我们的网站!
| | | | |

动辄数亿元的战报618直播电商“风云再起”

时间:2021-06-25 21:42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又到一年电商平台618时。对于直播电商主播来说,618如同一场期中大考,它关乎着江湖地位。 从6月初开始,点开诸多电商平台、短视频平台等,已能见到一片热闹景象大大小小的主播在白天、夜晚纷纷开播,带货的类目五花八门,抓住机遇期各显神通。 近几年,直播

  又到一年电商平台“618”时。对于直播电商主播来说,“618”如同一场“期中大考”,它关乎着江湖地位。

  从6月初开始,点开诸多电商平台、短视频平台等,已能见到一片热闹景象——大大小小的主播在白天、夜晚纷纷开播,带货的类目五花八门,抓住机遇期“各显神通”。

  近几年,直播电商异军突起、炙手可热,不仅改变着人们的消费习惯,书写着特殊的时代记忆,也成为人才、资本、机构等云集的新赛道。

  然而另一面,快速生长、狂欢之下,主播带货翻车现象不时发生,产品质量货不对板,主播、机构发展极度不均……一些问题浮出水面。

  尤其是在看到动辄数亿元的战报后,很多人开始思考,这些数字是否真实?直播带货又能一直持续下去吗?

  如何看待直播电商?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习惯通过直播电商购物的网友,了解他们的看法。

  因为关注了头部主播微信公众号,最近一两年里,网友陈欣形成了“下午四五点看看推送,晚上针对性看直播抢购商品”的习惯。“几乎每天下午公众号都会推送今晚直播产品,我就会点进去看。如果有自己感兴趣的,晚上就会看直播等待商品上架。”

  等待的过程中,www.8833tm.com,陈欣如果看到其它比较优惠的商品,往往会感觉“不买就亏了”而“剁手”。“最近下单有些频繁,买了自热火锅、水果、酸辣柠檬鸡爪等好几件商品。有一天10分钟内就下了两单。”

  突然火起来的直播电商其实有迹可循。据浙江省电子商务促进会数字贸易研究院、浙江传媒学院互联网直播与网红研究中心、中国(杭州)直播电商(网红经济)大数据研究中心等在2021年5月联合发布的《中国直播电商产业发展报告》(下称《报告》),随着2016年起蘑菇街、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先后上线直播功能,电商直播开始萌芽。2018年,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及社交内容平台入局,直播撬动流量变现,按下直播电商“加速键”。

  2019年,随着平台加码、政策支持、头部主播凸显,直播电商迎来爆发式发展;2020年初,突如其来的疫情催生“宅经济”,直播电商进一步成为诸多商家的“标配”。

  在蚊子会创始人兼董事长王俊桦看来,疫情加速了直播电商的发展。“目前中国电商市场在新增流量上已经到了比较平缓的状态,不会再像以前出现几倍、几十倍的爆发式增长。为了将效能做得更高,大家都在寻找一种新的方式,这个时候直播就出现了。”

  以自身业务为例,其介绍,在进行直播的情况下,该公司给品牌带来的转化率至少是2倍以上,最高的甚至达到了25倍。

  势头强劲的直播电商也因此收获了一大波习惯观看直播购物的消费者。当被问及平时是否会在直播间购物时,网友大金给出了肯定的答案。“我主要看两大头部主播的直播间,相比较而言,她们卖的东西比较有品质,价格也优惠。此外就是看一些品牌旗舰店的直播间,看看自己想要买的东西有没有优惠。”

  大金说,自己渐渐养成了一种习惯:当很想买某款商品时,就会经常关注直播间,因为直播间价格更加优惠,还有赠品,性价比更高。

  网友小凤介绍,目前她的某些护肤品、化妆品是在线下商场购买,其余的都是在直播间购买,而且已经认准了某位头部主播的直播间。买日用品和食品则认准了另一位头部主播的直播间。

  直播间的多数商品往往一抢而空。对于想要买的东西,陈欣每每觉得“抢到就是赚到,没抢到就亏大了”。

  大金则认为这是直播间的惯有套路。在她看来,例如一共有30000库存,直播间会先上架5000,造成“一上架就抢空了”的错觉。然后主播会说“我们联系下看能不能加货”,再上架剩下的商品。“当一款商品非常火爆的时候,他们还有另一种方法——预售。虽然我们抢到了,但可能已经不是现货了,而是预售。”

  直播间一头连着无数消费者,一头连着镜头下的主角——直播电商主播。在“拥有一部手机就可以直播”的当下,素人逆袭成为百万粉丝量级主播的案例比比皆是,千万粉丝量级的主播也不在少数。一个个主播崛起的背后,是直播电商出现、发展、兴起的缩影。

  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之前或许无法想象,不久后,自己会乘上直播电商的东风,人生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也有许多人,或许还在期待着、努力着,想要成为其中一份子。

  然而,从普通人一跃成为有影响力的主播,中间究竟隔着什么?是否和想象中的一样容易?

  在记者走进在快手有着2000多万粉丝的“瑜大公子”直播间时,他刚刚结束了一场持续4小时的直播。“瑜大公子”本名周瑜,从0粉丝的素人到成为目前拥有2000多万粉丝的知名主播,他只用了1年多时间。这样的“神话”,在直播兴起前是没有人敢想象的。

  2年前,在某国企工作了七八年的他,还迷茫地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即将30岁的自己该何去何从?

  周瑜表示,在来到现在的公司遥望网络之后,他拥有了一个能够成为主播的机会——20个主播每晚同一时段开播,2个月为期,以赛马机制最终决定谁去谁留。“我每晚8点开播,12点后下播,离开公司的时间通常是凌晨1点-2点。”然而通过激烈的竞争留下,仅是获得成为一名主播的资格。

  2019年9月,周瑜正式开播,虽然表现达到了自我预期,但还是遇到了问题。“你会发现你的直播间没有人,这是所有新主播都会遇到的一个特别大的心理障碍。”周瑜记忆犹新,第一场直播中,直播间只有15个人,其中4个是自己的运营人员。从20人到25人,到100人,然后便是维持了几个月的2000人。

  “当时一度想要放弃,因为你发现你的直播间永远只有这么多人观看,不管是销售还是数据,几个月都没有办法再突破。”他透露,自己和经纪人两个大男人因为崩溃还曾一起躲在小黑屋里哭。“经纪人觉得运营我遇到了瓶颈,我更是觉得遇到了双重瓶颈:一方面和他感同身受,另一方面觉得自我成长之路也遇到了瓶颈。”

  这一局面因疫情扭转。2020年初,疫情下的居家隔离成为大部分人的常态。直播电商逆势而上,增长势头强劲。作为主播之一的他因在家坚持开播,直播观看人数和粉丝数明显上升,重拾信心。“疫情前粉丝是70万,疫情缓和后回到直播间时,我的粉丝数已经突破了130万。”据介绍,在2020年11月5日的“聚星回馈盛典”活动中,其第1个小时直播间销售直接破亿,整场直播GMV达3.68亿元。

  “新主播一定会遇到瓶颈期,但很多人遇到瓶颈期后坚持不下去,这条路就中断了。”周瑜坦言,“一个主播想要成长起来,必须要有一个很强大的公司,要有一个很强大的供应链,直播电商发展到现在实际拼的是供应链,拼的是好的产品、好的价格和好的售后。”

  镜头前光鲜亮丽的主播,往往背后经过MCN机构的精心包装。看见直播电商的风口,更多MCN机构、资本不断入局,涌入这一新兴赛道。《报告》显示,2020年直播电商相关的投资数量及金额快速增长。

  同时,在政策的扶持下,直播电商市场规模迅速扩大。一方面,国家鼓励发展平台经济新业态并加大监管力度,引导直播电商市场健康规范化发展。另一方面,多地政府明确提出要打造“直播电商之都”,并出台了一系列直播电商人才培养的扶持政策,掀起一波发展直播电商经济的热潮。

  《报告》显示,国内排名TOP20的直播电商MCN机构,有一半集聚在浙江,包括谦寻、蚊子会、构美、宇佑文化、如涵、宸帆、君盟文化等。

  在王俊桦看来,其背后原因主要是靠台、靠近供应链、靠近人才这三点。他举例道:“例如靠近产业链,浙江有着织里童装、永康小家电、温州皮鞋、义乌小商品……”

  在直播电商领域,杭州一直走在全国前列。杭州市商务局副局长郑永标介绍,2021年一季度杭州直播电商交易额达1664.2亿元,占浙江全省总交易额的91%,杭州现有头部直播平台21余家,涉及从业人员约40万人,知名的MCN机构50余家,以及一定规模的产业化直播基地、园区有40余个。

  “直播电商主要看杭州。杭州是‘宇宙中心’,如果做直播却不来杭州,很难成功。”遥望网络总裁方剑认为,直播电商在杭州成功的机会较大,因为这里人才多,信息流通快,MCN机构更多。

  直播带货不只是打开摄像头和补光灯这么简单,在看不见的地方,直播拼的是供应链、选品、物流等真刀真枪的硬功夫。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司副司长韦犁此前在某场电商会议上表示,直播电商行业发展迅猛的同时也带来例如欺骗消费者、产品质量问题、侵犯知识产权等问题。

  他指出,一个特别共性的问题就是不论大小的MCN机构或主播都在强调“全网最低价”,将价格压得很低。“这确实短时间内给消费者带来很大的实惠,也能够让这个行业快速发展,但从长远看,对于行业的发展是非常不利的。”

  《报告》还显示,主播结构呈金字塔状,头部主播数量虽然仅占比 2.16%,但占据了近80%的市场份额,拥有强大的粉丝规模和号召力,尾部主播占比90%,流量却寥寥无几。从MCN机构来看,则是马太效应明显。

  当被问及直播电商行业存在哪些乱象,方剑坦言,第一种就是商品不够好,消费者收到货感知很差。第二种是诸多行业中介相互收费抬高价格,并从中牟利。“还有一种更恶劣的,49q·cc特彩吧高手论坛!某些中介承诺在某个直播间直播某款商品,收了钱后却将对方拉黑,因为他们其实压根没有相关资源。”他表示,自己最近刚刚遇到这一事件。

  小凤表示,自己曾尝试过直播间里推荐的国产品牌,但实际使用效果并未达到宣传所言,所以还是失望的。

  “我们2016年开始做直播,2018年感觉直播电商好像到顶峰了,但结果到了2019年好像还是顶峰,2020年更是一个顶峰。到了今年,好像顶峰还没来。”王俊桦认为,任何时候都是风口,不存在真正的风口,就看大家怎么做。“未来,我们更多地还是会修好内功。”

  据他预测,未来直播电商可能会深入到每一个营销的环节。MCN机构的发展则要看其是专注于孵化主播,还是专注于服务品牌,不同的方向未来有着不同的路径。

  围绕着头部主播获得的优质商业资源与流量形成正向循环,进一步巩固头部机构壁垒,使得头部机构“越强更强”。然而由弱变强,也是万物生长的必然路径。

  回首来时路,方剑将初创时期的那段时光称之为“赌命”。“成立初期,我们7个月投入了1个亿,一个是因为没有核心主播,另一个是因为带货还未规模化,体量不够大而导致供应链优势不强。”后来随着主播能力上升,转化率提升,该公司供应链优势才逐渐建立。

  “过了今年,后继者可以进步,但前三名的位置将很难被取缔了。”从该角度而言,方剑认为直播电商的风口已经快过了。他预判,平台流量红利期已然过去,现在比拼的就是精细化运作,明年行业就会开始优胜劣汰大洗牌。“有些MCN机构未来肯定会慢慢消亡掉,或者做得更加细分、深耕垂直领域。”

  “主播带货,实际上最深远的目的是促进实体经济健康发展。如果没有好的品质、好的商品,直播电商也很难发展起来。”韦犁建议,直播电商行业一定要以品质为最核心的竞争能力,而非价格。

  面对行业竞争之激烈,他表示:“在这种情况下,提倡大家竞争要保持底线,要有良性的竞争意识。”

  对于未来直播电商的发展趋势,《报告》认为,直播电商将朝着“人:主播身份与层级多元化”“货:商品类目延伸质量提升”“场:向线下和产业链上游扩张”“新基建为直播电商注入新动能”“监管加强行业进入规范化时代”等发展。

  从政策角度而言,《报告》建议加大人才引育,构建直播电商人才支撑体系;集聚社会资源,着力打造直播电商产业平台;完善激励机制,推动直播电商在商贸领域应用;营造良好生态,大力优化直播电商发展环境。

  综观直播电商行业现状,如何能让该行业长久地、稳定地健康发展,是眼下及未来“局中人”均需思考的事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机场巴士 | 世界天气 | 外汇牌币 | 世界时间 | 取票与付款方式 | 投诉与建议 | 联系我们 | 国际机票

Copyright © 2008 elic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易联东方国际机票网
电话:4007-100-800 传真:65305717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南大街9号华普花园B座1206室 邮政编码:100007

 
京ICP备09065193号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京ICP备案号:78945612 开发维护:奇迹网络